媒體武設
您的位置: 首頁 >媒體武設
【長江日報】即將畢業離開武漢的她們,設計了一套可以“立起來”的橋梁書
發布時間:2019-07-06 浏覽次數:242次

  长江日报融媒体7月4日讯(记者王慧纯 通讯员赵李源)兩個大學畢業即將離開武漢的年輕人,設計了一組名爲《QIAO武漢》的文創作品,作爲“留給武漢的禮物”。3日下午,長江日報記者在好彩票美術館內的畢業設計展覽中,看到這組作品。作品的作者是該校藝術設計學院視覺傳達設計系的兩位本科畢業生樓甯、項敏。兩位設計者表示:“希望借這個作品,爲我們在武漢的四年留下一個紀念。”

照片從左至右:樓甯、項敏、指導老師王純

 

橋梁的立體書,每一頁翻開,都有一座長江大橋的紙質模型立起來
 

立体书。记者王慧纯 摄

  《QIAO武漢》是一組以武漢十座長江大橋爲主題的視覺及文創作品,包括兩本書、日曆、筆記本、膠帶、印章印泥、明信片、武漢通公交卡等。兩本書的設計精致,一本是武漢長江上十座大橋的宣傳圖冊,書中介紹了武漢長江大橋、武漢長江二橋、白沙洲大橋、軍山長江大橋、陽邏長江大橋、天興洲長江大橋、二七長江大橋、鹦鹉洲長江大橋、沌口長江公路大橋、楊泗港長江大橋這十座橋的建築史和方方面面的背景資料;一本是展現橋梁形態結構的立體書,每一頁翻開,都有一座長江大橋的紙質模型栩栩如生立起來,細節都有迹可循,如武漢長江大橋的橋頭堡、武漢長江二橋的雙塔雙索斜拉結構、鹦鹉洲長江大橋的三塔四跨懸索結構。長江日報記者留意到,連書籍的裝訂方式都跟橋有關,交叉的紅線粗一看,就是簡筆畫的長江大橋。

立体书。记者王慧纯 摄

  展區的正中,挂著一張以長江爲主軸的武漢地圖,上面有十座立體的紙質橋梁模型,每座橋的建造時間、地理位置和形態結構都一目了然,旁邊還附有“繩索”“引橋”等橋梁專有名詞的解釋。可以說,即使是從沒到過武漢的讀者,看了這組作品,都會對武漢的橋梁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對武漢的橋梁文化産生興趣。

 

橋梁模型都是手工完成

立体书。记者王慧纯 摄

  这组作品的作者,是该校艺术设计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的两位本科毕业生楼宁、项敏。楼宁在电话中对长江日报记者介绍了她们的创意来源:“武汉是江城,桥梁极其重要,十座长江大桥让武汉三镇变成一个整体,但大家平时只在乎它的功能性,对它的文化意义却很少关注。你是不是真的了解这些和我们生活息息相关的桥梁?你知不知道武汉有完整的建桥产业链和深厚的桥梁文化底蕴?在我们做设计的人来看,武汉的桥真的很厉害,很漂亮。”楼宁负责这组作品的整体视觉效果,她运用了鲜明的红蓝两色,“配色我纠结了很久,最后决定考虑整体性,对色彩艺术化处理。蓝色代表快速、发展、先进、科技感,这符合武汉建桥力量已达世界最高水准的定位;红色代表着民族精神、积极向上,也是鹦鹉洲长江大桥的颜色。” 她还负责书中武汉桥梁知识信息的搜集和整理,很花了一些工夫,“相关文献太专业,我们不大看得懂,查清楚后再用我们理解的比较直观的方式表现出来”。

立体书。记者王慧纯 摄

  項敏負責橋梁模型的立體結構。橋梁主要分爲橋面、橋墩、索線三部分,確定好尺寸後,她在卡片上繪制好圖形,用刻刀將多余的部分刻去,再用膠水粘合成形,每一個細節,都是她手工完成的。兩人去年11月定下“武漢的橋”這個選題,三月份開始著手畢業設計,做了兩個多月才做完。努力總有回報,這個作品展出後觀衆的關注度和評價很高,樓甯透露,有專業單位對她們的作品表示興趣。

 

《QIAO武漢》是給武漢的禮物

立体书。记者王慧纯 摄

  “小時候坐火車經過武漢長江大橋,當時特別興奮,覺得很好看,很壯觀,它是雙層的。來武漢上學後,我特地去了那邊玩。”項敏是湖北大冶人,對武漢長江大橋有感情,“這座橋的繪制是所有橋梁中耗時最長的,它的透視上我有反複調整。在武漢上學時,也跟朋友到處玩,在漢口江灘看到長江二橋時,都不知道是二橋,只覺得挺好看的。其實我們即使在武漢生活了四年,對武漢橋梁的了解還是比較淺薄,通過做這個設計,我們對這座城市也有了更多了解。”
  目前,兩位滿懷夢想的年輕人都暫時離開了武漢,樓甯回到浙江衢州家中,擅長書籍設計的她,希望能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工作。項敏還沒有定下要去哪個城市發展,“我喜歡武漢,更熱愛這座城市,如果有好的機會,我應該會選擇在這裏工作。《QIAO武漢》代表我們這四年的紀念,也是我們給武漢的禮物”。